新闻中心
首页 / 新闻中心 / 正文

专访《失恋33天》作者鲍鲸鲸:清空自己,只等风来

2017-02-22 13:39:28

因《失恋33天》而一举成名并摘得金马奖最佳编剧桂冠的青年作家鲍鲸鲸,三赴尼泊尔旅行后,写出了最新小说《等风来》,她深刻扎实的笔锋、辛辣干练的语言风格,直击卑微小白领的梦想,让在拼搏中迷失自己的人们开始思索是否该“给心灵吸吸氧,给精神松松绑”。近日,新书《等风来》正式出版,鲍鲸鲸接受了本报专访,与读者一起探寻关于“幸福的困惑”。而新作此番也将再度与滕华涛导演联手,改编的同名电影由新生代谋女郎倪妮与当红人气小生井柏然主演,并准备于11月清新上映。 

 

用等待解答“幸福困惑”

 

2011年上映的小清新电影《失恋33天》,成为是中国首部为光棍节定制的“治愈系”爱情影片,电影火了,原著小说作家兼编剧鲍鲸鲸也火了。这位80后才女,有着敏锐的创作思维与扎实的文字功底,她的语言风格辛辣尖酸却又不失干练,文风成熟却又透露着些许的调侃与自嘲,她的作品行文引经据典,比喻妙趣横生,接地气与纯自然的创作很受读者追捧,甚至有网友称其为“年轻女版王朔”。

 

此次鲍鲸鲸新作《等风来》,写的是有关幸福与人生的感悟,当谈到创作这部小说的初衷时,鲍鲸鲸告诉记者说:“其实一开始就是个骗局,滕华涛导演承诺完成《浮沉》的编剧工作后,就奖励我去马尔代夫旅行,可是他让我去了尼泊尔。”原来,已拍摄《蜗居》、《裸婚时代》等多部脍炙人口的经典影视作品的滕华涛导演一直在思考:现在中国人为什么老是不开心?没钱的不开心,有钱的也不开心,没结婚的不开心,结了婚的也不开心。到底我们缺少什么?于是他想让鲍鲸鲸去幸福指数排名最高的尼泊尔去寻找答案。

 

于是,鲍鲸鲸便开始远赴尼泊尔,独自在旅行中寻找答案。鲍鲸鲸说第一次去的时候还没有任何思路,并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写什么,一路她遭遇了停电、停水、堵车、拉肚子等各种状况。看到那里的人们也常常遇到各种生活上的不如意,像住宿环境简陋,甚至遭遇暴乱之类的,但那里的人们都有着虔诚灵魂,他们并不抱怨、也不会去争取什么,没有攀比,不去争名逐利,生活于他们似乎就是静默与承受。鲍鲸鲸说:“后来,我一个人被骗到半山腰去滑翔,当时觉得人生好悲惨,挺害怕的,就想赶紧从山上跳下来算了,所以问教练,什么时候可以飞,教练特别认真在我耳边说‘不管你有多着急,或者你有多害怕,我们现在都不能往前冲,冲出去也没有用,飞不起来的。现在的我们只需要静静地,等风来’,我就在那一秒突然知道了自己要写什么。”

 

有关梦想却不是心灵鸡汤

 

如果说《失恋33天》让所有失恋过的人都找到了情感的宣泄口,那么《等风来》则直面的是更庞大的社会人群,那就是所有迷茫和不幸福的人。小说中的女主角是美食专栏的作家程羽蒙,因工作关系被安排远赴雪域佛国尼泊尔,在旅途中她与寻找人生意义的富二代王灿、寻找失恋原因的女大学生李热血、冷酷的摄影团以及俗不可耐的大姐团开始了短暂的“幸福之旅”。在这个幸福指数最高的国度,他们感悟虔诚的信仰,虽然怀着各自的故事彼此看不上,却也在暴乱时刻坦诚相见抱团取暖。离开前,程羽蒙和她的同伴们终于找回了迷失的自我,明白人生在不断的加法里,也要懂得清空自己,只等风来。

 

异国恋情算是一个俗套的故事,但鲍鲸鲸似乎给读者们带了很多惊喜,小说《等风来》并没有把主题简单地立足于都市情感视角上,而是描述了更为深刻的人生观和世界观。书中有拿着2000元月薪,常因为自己的单纯而受到伤害的小白领;有看起来很荒诞不羁,却又心底善良的富二代;还有在人生的下坡路上狂奔的一群中年妇女,这些个性鲜明的角色构成这部小说的独特性。故事情节曲折有趣,每个人似乎都是一朵小“奇葩”。在异国旅途中,每个人的时代病都因为陌生的环境和陌生的人群而被放大。直至旅行结束,每个人才意识到,在张扬全新的自我时,其实不过是回归了真正的自己。

 

小说延续了《失恋33天》亦庄亦谐的文风,有大量体现心灵蜕变的优雅文字。书中有这样一句“幸福是什么?对我来说,不是那些忠于内心随遇而安的鬼扯。人活得幸福不幸福,完全取决于我的邻居过得怎么样。邻居每天粗茶淡饭,我吃泡面能加根火腿肠,都会开心一点。”当记者问及是否想通过书给读者带来一些有关生活态度的改变时,鲍鲸鲸坦言说:“我并不想做一碗心灵鸡汤来教育别人,只要大家能在书里度过一段快乐时光就好,重要的是,经过这次写作,我自己思考了很多,也学到了很多,在我们所有人都在追风的时候,恰恰按了一个暂停键等风自己吹过来。我想这是这本书的真实所在。”

 

我最想等的“风”是结婚

 

记者:《失恋33天》被很多人称为“治愈系”创作,当初写这部小说的初衷是什么?
 

鲍鲸鲸:我开始的动机纯粹是记录自己的心情,当时跟男朋友吵架了,心情很差,想找找有没有方法可以教我度过失恋的日子,结果怎么也找不到。书店里的书都在歌颂恋爱的美好,没有人告诉我失恋了该怎么办,于是我就把自己每天的经历记录下来,写的都是真情实感,在与男朋友和好后,曾一度不想写了,可看到网友的反应,知道他们都在等着看一个结局,所以自己就顺着这个开头把故事写完了。

 

记者:现在电影火了,你也受到很多读者的喜欢,甚至得了金马奖,你的生活有什么变化吗?
 

鲍鲸鲸:也没什么变化,我本身就是个宅女,外面的事儿基本上不闻不问,倒是有其他导演和制片约剧本,但是我从刚认识滕导的时候就跟他说过,我只想给你一个人写剧本,因为滕导是值得我一直跟着他干活儿的人。而滕导也从始至终,都在让我看到这个行业美好且清澈的一面,他让我看到了关于电影的梦想是怎么一步一步脚踏实地得实现。这对于刚毕业的我来说,是一件太幸运的事儿。所以今后我也不会考虑和别的导演合作,因为我更期待的是:我和滕导作为队友,能一起走多远。

 

记者:《等风来》里面一直强调要等“风”,里面的“风”具体指什么?目前你等的风是什么?
 

鲍鲸鲸:风只是很诗意的表达,其实每个人、每个阶段所等的“风”都是不一样的,它可以是契机,也可以是力量,因为大家的价值观、生活观不同,你所处的阶段不同,所期待的也不一样,很多时候生活不要太急躁,细细去等待惊喜吧,而我眼下所等的风就是结婚,拥有自己的幸福。

快讯

热点新闻

公司介绍|招聘信息|联系我们|纠纷处理|营业执照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8325号

ICP证:100314号 北京完美影视传媒有限责任公司Copyright © 2004-2018 Perfect World Pictures